駐阿美軍撤離留下爛攤子 美議員:拜登的決定正造成災難
郵寄香港

駐阿美軍撤離留下爛攤子 美議員:拜登的決定正造成災難

2021年07月10日 06:50:15
來源:環球網

“美軍在逃跑,華盛頓卻試圖從一場糟糕的失敗中挽回面子。”俄新社9日這樣描繪美國目前的窘態。當地時間8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東廳發表講話,語氣激烈地為該國罔顧責任和義務,加速從阿富汗撤軍的行動辯護。從不願意讓更多美國人的兒女冒風險,到阿富汗有權決定自己國家的未來,拜登説了很多漂亮話,但無法改變阿富汗國內局勢正在惡化,美國將爛攤子甩給阿富汗人民和地區國家的現實。“很多事實表明,在國際道義與一己私利之間,美國總是選擇後者。”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9日説,這進一步暴露出美國“捍衞民主人權”幌子背後的虛偽人設。有的美媒敦促政府反思為何美國一場失敗戰爭接着一場失敗戰爭,有的美媒則忙着渲染中國將填補美國留下的真空。這大概是美國的套路,所以才會以己度人。它們還是應該多聽聽來自阿富汗人的看法和聲音。塔利班發言人近日在接受港媒採訪時説,中國是阿富汗的朋友,他們歡迎中國投資,不會允許任何人和任何力量從阿富汗的土地上攻擊中國等國家。

拜登被記者的追問激怒

自今年4月宣佈決定從阿富汗撤軍以來,8日是拜登首次在正式場合就該問題發表講話。CNN報道稱,在講話之前,拜登剛從他的國家安全團隊那裏得到有關阿富汗安全局勢日益惡化的最新消息。但他仍為自己的撤軍決定進行了“激烈辯護”,並宣佈美軍在阿富汗的任務將於8月31日完成。

拜登稱,美軍擊斃本·拉登,降低使阿富汗成為可持續對美髮動襲擊的基地的恐怖威脅,“我們實現了這些目標”。在被追問這20年的更廣泛目標是否已經失敗時,他説:“任務沒有失敗——還沒有。”雅虎新聞網評論稱,拜登試圖將重點放在一些“積極方面”,但白宮提供了更清醒的現實。在拜登演講之前,白宮新聞祕書普薩基説,結束美國最長的戰爭不是一個慶祝時刻。“我們不會有‘使命完成’時刻,這是一場沒有軍事勝利的戰爭。”

2003年,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在一艘美國航母甲板上發表演講,背景是“使命完成”的條幅。英國《衞報》稱,普薩基暗指此事。小布什在那篇臭名昭著的演講中宣佈“在伊拉克的主要戰鬥已經結束”,這一虛假聲明18年來一直廣受嘲笑。雖然拜登精心措辭,但在《華盛頓郵報》看來,在他發表講話之際,阿富汗的安全局勢迅速瓦解,塔利班取得壓倒性勝利,這可能阻礙拜登與一場歷時20年、耗資1萬億美元、造成2448名美國軍人死亡的戰爭徹底決裂的願望。

為給自己的決定辯護,拜登稱美軍去阿富汗不是為了國家建設,“阿富汗人民有權利也有責任自行決定他們的未來以及管理國家的方式”。他還扯上中國説,“我們需要專注於鞏固美國的核心優勢,以應對與中國及其他國家的戰略競爭,這些競爭將真正決定我們的未來”。

從白宮發佈的問答實錄中可以看到,記者向拜登拋出連環問題,拜登則情緒激動。《紐約時報》報道説,在回答有關他決定結束戰爭的問題時,拜登變得暴躁起來,他否認美國人將不得不像1975年逃離西貢那樣逃離喀布爾。當一名記者問他是否信任塔利班時,拜登憤怒了,厲聲斥責“這是一個愚蠢問題”。CNN稱,目前美國已經撤出90%的在阿軍隊,只留下650到1000人保衞美駐阿大使館和阿國際機場。美國情報機構、軍事指揮官和國會議員都警告,如果沒有美軍的火力支持,阿政府軍將因無法對抗塔利班而垮台。“這不是真的。他們沒有得出過這樣的結論。”拜登矢口否認這一被美媒廣泛報道的消息。

《紐約時報》稱,拜登説:“從沒有一個國家統一過阿富汗,沒有一個國家。帝國到了那裏,也沒有做到。”他指的是英國在19世紀佔領該國,以及30年前蘇聯試圖獲得控制權。這兩項努力都失敗了,實際上拜登也將美國加入了這個名單。

“總統不明白阿富汗的局勢正在發展,‘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將重新崛起,這將直接威脅到美國本土和我們的盟友。”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在一條長推文中警告説,拜登的決定是一場正在形成的災難,“你要做好迎接重大動盪的準備”。

塔利班攻入坎大哈

據法新社9日報道,正在莫斯科的塔利班談判代表德拉瓦當天説,阿富汗85%的領土都已處於塔利班控制下,包括全國398個地區中的250個。但這一説法遭到阿政府否認。“美國被迫離開我們的國土,”德拉瓦稱,塔利班沒有與美國達成協議,不攻擊仍在阿政府軍控制下的行政中心。俄衞星通訊社報道稱,塔利班9日攻入阿南部最大城市坎大哈(坎大哈省首府),在市內與政府軍交戰,多名平民被打死打傷。另有消息説,除已佔領阿富汗—塔吉克斯坦邊境口岸外,塔利班還取得了對阿富汗—伊朗、阿富汗—土庫曼斯坦邊境口岸的控制權。

《衞報》評論稱,西方國家在喀布爾強推政權更迭,然後承諾建立一個按照它們形象打造的法治國家。誰知道歷史學家會如何看待小布什考慮不周、代價過高的阿富汗冒險主義?曾主導發動阿富汗戰爭的美前防長拉姆斯菲爾德近日去世,讓人們再次想起小布什政府中的新保守派及不計後果的理論家所造成的可怕傷害是多麼不可估量。彭博社説,又是一場有限的戰爭,又是一個令人不滿意的結果。往好了説,美國將留下一片爛攤子。往壞處講,撤軍可能導致戰略挫折和人道主義災難。

希爾扎德是為美軍服務的數千名阿富汗翻譯之一。《華盛頓郵報》報道説,他曾在戰火中挽救美國人的生命,但當2016年申請美國特殊移民簽證時,美國駐阿大使館對他拒籤,理由是他未能提供“忠實而有價值的服務”。面對“背叛”指責,拜登8日許諾稱,美國將在8月派出航班去阿富汗,重新安置翻譯人員和美在阿的其他盟友。《華爾街日報》援引五角大樓發言人柯比的話説,翻譯人員很可能被轉移至幾個第三國和美國領地,他們可能需要在那裏停留數年,以等待美國簽證。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成員邁克爾·麥考爾批評拜登只是提出更多空洞許諾,而不是詳細的行動方案。“陳詞濫調和推諉責任該結束了。”

中國被視為“阿富汗的朋友”

“在美國即將完成在阿富汗的撤軍行動之際,中國似乎正覬覦擴大自己在阿富汗的經濟和地緣政治影響力。”“美國之音”9日一邊別有用心地渲染“中國急於填補美軍撤離後的真空”,一邊又不無“得意”地説,美軍撤離後阿安全形勢和政治格局將面臨很大變數,北京很可能陷入兩難境地,想取而代之或為時尚早。

汪文斌9日表示,作為阿富汗的友好近鄰,中國始終支持阿人民維護本國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把國家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中方願同國際社會和地區國家一道,繼續助推阿和平和解進程,助力阿富汗早日實現和平穩定。根據外交部當天發佈的消息,在12日至16日的外訪期間,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將出席“上合組織—阿富汗聯絡組”外長會議。

塔利班將中國視為“阿富汗的朋友”的表態,給了美媒直接回擊。香港《南華早報》9日報道稱,塔利班發言人蘇海爾·沙欣7日接受該報旗下“本週亞洲”採訪時説,中國是一個友好的國家,歡迎他們參與到阿富汗的重建與發展中來,希望就投資阿富汗重建工作“儘快”與北京進行對話。“如果他們在阿富汗投資,我們當然會保障他們的安全,這對我們非常重要。”沙欣還説,塔利班將不再允許“東突”分裂分子進入阿富汗,他們中的一些人此前曾在阿尋求庇護。

對於阿富汗人對中美的不同態度,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9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説,中國一直在搭台子,推動阿各方通過溝通和交流化解分歧。美國則一直在拆台子,這些年,幾乎所有能給阿帶來和平穩定的格局都被美國拆掉了。中國始終堅持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對外交往原則,這確保了國家間關係的穩定,而美國則不斷干涉他國內政,試圖改造其他國家,這往往釀成災難性破壞後果。

據俄羅斯《觀點報》9日報道,塔利班代表8日抵達莫斯科,與俄總統阿富汗問題特別代表卡布洛夫舉行為期兩天的會談。塔利班稱,對在國內實現可持續和平感興趣,正在與阿政府討論停火問題。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9日説,塔利班目前控制着該國約2/3的邊境地區。她呼籲阿衝突各方表現出剋制,避免將緊張局勢蔓延至阿富汗以外地區。